网上服装店名字大全(网店名称服装店)

其他常识 (12) 3周前

“双十二”刚过,“剁手”想必已经成为这一天大家的常规操作。购物狂欢的背后,并不是每个网店都是赢家。

今年“双十一”前夕,有消息称多家服装网店出现拖欠服装供应商货款的情况,其中部分供应商来自广州沙河服装网络批发市场。

杜南记者深入采访发现,经营网店的都是薄利多销商业逻辑的践行者。现在,他们已经成为这个成熟的服装产业链中自然而然的一部分。

网上服装店名字大全(网店名称服装店) (http://www.liekang.com/) 其他常识 第1张 网上服装店名字大全(网店名称服装店) (http://www.liekang.com/) 其他常识 第2张

位于广州沙河的服装网批市场。杜南资料图与本文提及的店铺无关。

“阿勇跑了,网店办公室上楼空”

今年11月初的一天,张晓(化名)从供货商群里得知了陇东阿勇网店的账款延期的事情。当晚10点多,她上了朋友的车,车开到天河区龙洞华美路附近的一栋居民楼。

一楼仓库灯火通明。电脑都开着,网店客服正在回答卖家提出的刁钻问题。与它分开的办公室里坐着一个女人,张晓称她为老板娘。

“老板娘,帮我们结账。冬天的时候,货贵,营业额都过不过来。”张晓脱口而出。“好的,你在哪个档口?”“老板娘”接过账单,算了算。虽然这笔账要到9月份才能结清,但张晓还是暗暗庆幸对方会这么开朗。不到10分钟,3.7万打到了她的支付宝上。当晚,跟踪张晓的另外两家供应商也收到了9月份的货款。

第二天,所有的供应商都来到龙东的办公室,但是都没有拿到钱。张晓听说当时阿勇本人也在现场,并承诺“我不会跑的,这钱我一定给你”,大家就散了。但是11月6日,供应商群里有人说“阿勇跑了,办公室人员上楼了空”。当天,阿勇负责收货的网店所有商品都已下架。

当晚,张晓再次赶到龙洞的这栋居民楼,仓库的门是锁着的。来讨债的人已经很黑了。此时,阿勇的电话已经断线。张晓透过窗户看到空办公室里没有人,只有一台监控电脑还开着。

在沙河服装市场做了两年服装批发生意的张晓,在过去的一年里刚刚有了转机。她可以过个好年,但她不想遇到这个。和她合作的有6家网店结账有问题,其中4家写了欠条,还有两家被告知跑路,“电话联系不上”。

根据几个供应商的说法,跑路店铺有“××××××××××××××××××××××××××××××××××××××××××××××××××要做到金冠,卖家的好评需要达到500001到1000000分。要爬到这个层次,多年积累的业务肯定是少不了的。

网上服装店名字大全(网店名称服装店) (http://www.liekang.com/) 其他常识 第3张 网上服装店名字大全(网店名称服装店) (http://www.liekang.com/) 其他常识 第4张

目前“XXX小黑粉”和“XXX衣铺”在淘宝上找不到相应的商家。在此之前,供应商提供的截图显示,这些店铺是名副其实的“大店”,单品销售额上万。

因此,大型商店有能力与供应商讨价还价。张晓说,大多数与她合作的商店都是先拿货再结账。现在,她有40多万的货款,这些都是她要支付的。

张晓说,他拖欠的货款相对较少,而其他供应商拖欠的更多。发现对方跑路后,供应商报案。目前,警方正在调查此事。

网上服装店名字大全(网店名称服装店) (http://www.liekang.com/) 其他常识 第5张 网上服装店名字大全(网店名称服装店) (http://www.liekang.com/) 其他常识 第6张

据广州服装行业信息网

网店背后的老板

供应商的陌生人。

在广州的服装批发市场,上上下下,总能看到这样的广告海报:涂着红色口红、戴着墨镜的模特摆出各种姿势,摄影师的唯一目的就是让人注意到她们穿的是什么——女装款式。

沙河服装市场位于市中心,东起广州大道,西至先烈东路,北至厉安全路。在这里,网络是中心化的,风格也是最重要的标志。其中一部分款式会成为所谓的“爆款”,即受消费者欢迎、最适合批量生产的大众化产品。“爆款”往往来自网批城的地摊。摊位是服装城最小的商业单位。它们占据的面积甚至不足两米见方,但却密密麻麻地堆满了衣物。

网上服装店名字大全(网店名称服装店) (http://www.liekang.com/) 其他常识 第7张 网上服装店名字大全(网店名称服装店) (http://www.liekang.com/) 其他常识 第8张

在沙河饭店前的人行横道上,当地交通协管员说,每天有数万人在这里过马路。杜南资料图

在沙河,张晓经营着一个摊位。和许多摊位一样,张晓摊位后面是一家小服装加工厂。工厂位于广州海珠区后角。从离工厂不远的仲达市场取面料,张晓雇佣的工人按款式生产加工衣服,最后包装流向网店。

“我们在网上发布了产品图片,并留下了联系方式。如果觉得网店风格还可以,就用QQ或者电话联系,然后会有人来店里拿货。”张晓说,提货前可能是网店的老板,但现在更有可能是雇佣的工人。他们拿着一张印有提货条形码的纸条,货摊根据这张纸条配送货物。

张晓说,摊位和网店之间的支付方式以前是现金,但现在更多的是在交货后通过银行卡或支付宝支付。往往货款不是按日结算,而是按月结算,或者约定一段时间内结算。长期合作的客户甚至可以获得信用。网店遇到顾客退货,一般会把退货退回地摊处理。非质量问题,地摊再转退货。

事实上,网店的老板对张晓来说是个陌生人。有的只见过一次面,有的连名字都不知道。通常,他们只知道自己的网名。“这一行是讲诚信的。”张晓说,她和网店更多地依靠相互信任的诚实关系来进行交易。如果她觉得老实不安全,就会让客户写一张借条,上面印着客户的身份证和拇指盖的指纹。

在张晓看来,上述苦心经营多年的网店之所以一度选择跑路,是因为越来越严格的抽样规则。近年来,出于维护消费者权益的考虑,各种家电都加强了质量控制和抽检。抽检不合格意味着扣分,如果扣分达到一定数额,会受到关店处罚。随着对店铺魔咒的收紧,在“双十一”前夕,一些网店濒临被淘汰的边缘,选择跑路并不太令人意外。

网上服装店名字大全(网店名称服装店) (http://www.liekang.com/) 其他常识 第9张 网上服装店名字大全(网店名称服装店) (http://www.liekang.com/) 其他常识 第10张

在广州沙河顶服装市场,一位店主在业余时间使用手机。杜南资料图

低价商品抢购

如遇严查网店崩盘

王晨(化名)在一家电商公司工作多年。她在白云区犀牛脚村经营一家网店,在广州有“淘宝村”之称。王晨表示,对于网店来说,销量意味着转化率,消费者看到销量高的时候购买欲望明显更高。我们如何提高销售额?在王晨看来,单个产品类似的网店,只能打低价牌,这样才能在短时间内冲上销量。

价格低,这些网店怎么生存?王晨说,冲动往往只是一种烧钱促进销售的手段。如果金额上去了,网店会再次调价,期待后期扭亏为盈。然而,这往往面临着这样一个困境——价格上涨后,新的竞争者进入市场,价格不得不再次下调。王晨说,最后诞生了一批低价卡的网店,生存之道就是做“爆款”。

王晨说,个别网店因为量大,形成了与供应商议价的优势,会“压价”,让供应商降价。相应地,个别供应商会做出调整。“服装在成本方面很容易调整,比如减少面料,缩短面料。”王晨表示,越来越严格的抽检制度,对于不追求产品质量而打低价牌的个别网店来说,无异于寒冬的到来。商品下架,网店关停后,个别需要提前备货,从而拖欠供应商货款的网店选择跑路,也就不难理解了。

广州专业市场商会秘书长李颖认为,网店跑路事件其实和市场关系不大,更多的是个别不科学的消费观念和网络平台竞争机制发展暴露出来的问题。李颖认为,任何商品的性价比都有一个合理的品类,不存在无底线的低价,个别网店采取违背市场规律的竞争机制就会出现上述情况。她说,这是每个行业都应该关注的问题。李颖表示,目前商家和消费者也在回归理性。她还呼吁对行业的发展进行科学的整体规划。

采写:南都记者陈杰生

摄影:南都记者张芝涛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ww.mianfo.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