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高朋团购(高朋网是不是团购网站)

其他常识 (11) 2周前

四个月前的一天,马微笑着出现在海南,扮成腾讯投资人的样子。

在那条简单而严肃的新闻中,有几个关键的事实:高鹏获得了由CDH投资领投的A轮投资,万达商管赫然在投资方名单中;入股大象慧云,成为其除航信、JD.COM之外的第三大股东;高鹏和大象慧云是以“电子发票”为切入点的“互联网加财税”领域的种子选手。

在4000公里外的哈尔滨,王健林刚刚为万达做了“经历风雨,历经磨难,历史难忘”的2017年总结发言。1月20日这一天过后,王健林叫停了万达网科的全部业务。“网宿科技集团暂不安排2018年收入计划,待战略合作伙伴确认后再确定经营目标”。

腾讯和高鹏未来如何与万达网宿的命运交织在一起,当时已经有了端倪。

今年5月30日,万达网科落下帷幕。万达、腾讯、高鹏宣布将成立合资网络科技公司,分别占股51%、42.48%、6.52%。万达集团向时代周报透露,新公司董事长为万达商业管理总裁齐杰,CEO为腾讯推荐的高鹏CEO高夏。

一个拥有数十亿用户、年营收454亿美元的线上流量巨头,与一个年客流量31.9亿元、年营收2273亿元的线下商业巨头碰撞,会产生怎样的震撼效应?

历经风雨的王健林正在编织一张消费时代的大网。腾讯、JD.COM、苏宁等金字塔顶端的决策者,也期待借助万达商管平台,形成一个能量巨大的新社交圈,掌控更多话语权。

共同打造中国“新消费”线上线下融合的典范。这也是最具想象力的商业模式,打破单一消费平台、单一生活场景的局限,变革新零售、新金融、新技术、新经济,用互联网重构商业逻辑和商业运作规则。

作为智能商业时代的开创者,这个题材在资本市场上会值多少钱?新公司合作的细节以及日程如何制定等。时代周报记者分别采访了万达集团和腾讯集团的官方和内部人士。

“万腾”又牵手了。

高鹏和高霞与腾讯的生态资源密切相关。

高鹏是腾讯和美国团购网站鼻祖Groupon合作成立的第一家团购公司。千团大战后,高鹏首先以第二入口(后与猫眼合并)转型运营微影,如今已成为腾讯争夺电子发票行业的尖刀。高霞是原团购网站Gaopeng.com的第一任副总裁兼总商务顾问,也有过特斯拉和万达电商的经历。

“新公司还在注册过程中,不方便透露名字。”万达内部人士何晓(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三方合作已经进入实质性阶段,实施的细节和时间表已经反复梳理,业务方向主要是新零售和新消费。”

要走向新消费时代的远方,万达最终选择与腾讯再次携手。

2014年,万达商业在香港上市的前四个月,万达、腾讯、百度一度走到了一起。这个被称为“Tengmillion”的组合签署了战略合作意向协议,成立了合资公司上海新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飞凡”)。当时三方宣布,计划三年投资50亿,五年投资200亿,成立全球最大的O2O电商公司。

这个被马云嘲讽为“收拢团队”的组合,两年后悄然分手。新飞凡团队曾发表声明,“综合因素,三方未达成投资合作。新飞始终由万达全额出资,腾讯和百度实际上并没有投入任何资金”。

“这次万达和腾讯在资源注入和管理上与上一次不同,双方都有很强的参与感。”他笑着说,“在之前的时间里,万达持股70%,腾讯和百度各持股15%。除了高成交量和高预期,三方之间没有实质性的业务碰撞。这次腾讯和高鹏占股49%,不可能再打酱油了。我们得拿出资源去争取。”

眼前的三方是一幅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图:今年年初,腾讯带着豪华投资团队来到万达秀场中央,他以100亿元吃下万达商业(后更名为万达商管)4.12%的股份;去年初资产重组后,腾讯以21.07%的股份成为高鹏单一最大股东;万达商业管理集团也持有高鹏的股份。

万达方面透露,接下来,新公司将注入万达原有的樊菲等部分业务。腾讯将专注于在线流量等优质资源,而高鹏将整合到电子发票等业务中。

知名互联网观察人士王冠雄表示,万达新网分公司已经蓄势待发。线上线下的超级流量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未来会探索出怎样的商业模式,值得关注和研究。

与腾讯结盟,在“新消费”模式的旗帜下,一方面全面升级万达商业中心线下场景,建设智慧广场、智慧门店,紧密连接商业中心、商户、消费者,形成“超级导购”、“超级店长”、“svip”三位一体的体系,提升商业中心的效率和消费体验;另一方面,积极挖掘新消费领域潜在的升级空空间和巨大市场,共同打造新的消费生态。

万达集团和腾讯集团均向时代周报表示,相关进展将以公告形式披露。

“之前万达和腾讯尝试开发小程序,效果很好,几千万用户的关注度增加了。”电子商务分析师李成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合作关系建立后,万达广场的所有店铺未来都可以接入小程序。一方面将能够拉近商家与用户的距离,通过线上数字营销(如卡券等)提高用户的重复到店率,打通会员资源。);另一方面,也可以扩大小程序的使用,拓展支付的商业布局,对双方的业务都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每六年的反复试验

“新公司的业务细节还在磨合和确认中,但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将不再使用樊菲这个词。”万达内部人士雷(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新公司将在原有大数据积累的基础上,用新的名字再次面向市场。

去地产化是万达航母近年来的再出发。颠覆传统互联网行业给王健林带来了一个意外的发现:万达广场自然是一个巨大的商业平台和入口。万达一旦打通自身生态系统中的线上线下能量,就能释放出互联网巨头反向颠覆的价值。

“互联网+”并不新鲜。难点在于如何做成万达风格。王健林已经为此定下了基调:“万达要做一个完全创新的东西,不会针对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

这是一个漫长的探索和磨合过程。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自2012年以来,从龚、董策到,三位CEO先后辞职。龚最长,只有14个月,而董策和只有一年左右。

传言这三位CEO的税前年薪分别为200万元、450万元和800万元。虽然没有得到证实,但从薪资增速和离职频率可以看出,王健林对樊菲的重视和焦虑。

王健林曾将樊菲视为万达未来最有价值的板块,期待他重塑零售体验和格局。在王健林的计划中,樊菲将力争在2018年实现整体盈利,2020年盈利超百亿,并整体上市。

在当时的一次内部会议上,他强调万达所有线上资源必须划给樊菲。资源要集中,不允许各个系统单独搞电商。

腾百万宣布倒闭仅两个月后,万达就成立了网宿科技集团,初期业务从万达金融集团剥离。拆分后,原万达金融集团的保险和投资业务属于新的万达金融集团,而旗下的樊菲、快钱和征信属于万达元老曲德军领导的万达网宿科技集团。

何晓透露,以前万达业务分拆的周期是以年计算的,但是网宿科技分拆非常快,而且是王健林亲自指定,各个集团高层执行度非常高。

三任CEO续约后,万达网宿科技迎来了豪华高管团队。在这个团队中,曾担任北京银行副行长的赵瑞安担任网络事业部副行长;曾经担任谷歌全球副总裁的刘芸是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网络科学的。原微软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杨担任副院长兼CTO网络划分;前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徐辉,现任网络事业部副总裁…

“但樊菲的运营陷入困境,网宿科技一直业绩垫底,内部考核也一直没通过。”雷透露,万达内部也做过总结,樊菲早期烧钱推地的模式使其陷入盈利困境,用户活跃度不足,用户粘性低。

成立一年多以来,万达网科财务表现不佳,收入不断下滑。万达年报数据显示,网宿科技集团2016年收入41.9亿元,完成计划的103%;2017年,网宿科技集团营收58.6亿元,占集团总营收的2.58%。仅完成年初65亿元目标营收的90.1%,在所有万达业务中排名倒数第一。

目前,网宿科技集团已经从大连万达集团的四大事业群中消失,不再作为单独的事业群存在。

对王健林网信业务的不满,在2017年年会上屡屡流露。“要从实际效果出发,不玩概念,不烧大钱。我犯的一个错误是给了曲德军(万达互联网集团总裁)太多钱”。

他也反思:“网宿科技开发了一些有用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有一个潜伏期,不能马上被资本市场接受。另外原来的方向也有偏差,总想大规模的做。如果我为万达广场和旅游度假区开发它,我可能会成名。”

Wanda.com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分批裁员。

“新公司目前的规划是300人,原万达网络事业部会有100多人拿到新合同。”雷透露,老网科已经成了空空壳公司。前负责人曲德军也在悬念中。有人说他会离开去创业,也有人说他会去网管组。

据媒体报道,目前老网科的豪华高管团队只剩下刘芸,其他人都已离职。

万达必须保持其统治地位。

现在,新的合资公司成立,网宿科技的业务和员工转出,万达的线下零售资源与腾讯的线上资源和新零售技术对接,万达的新消费再次踏上新征程。

“实践证明,未来企业很难区分线上和线下。四五年前,我和马云有过一次争论。现在,看到我们是一体的,线上线下应该是融合的。”王健林坦言,形势比人强,互联网正在走向物联网。这是趋势。

而物联网的发展进程相对缓慢,这样的投入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得到回报。这也让王健林有了新的认识。“这一次和别人的合作谈判,让我和我的团队对网络科学有了新的认识。他们开发了一些有用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有一个潜伏期,不能马上被资本市场接受”。

王健林因为掌握核心项目,所以有自己的想法。他曾强调“自主研发”,并表示,“无论网络事业部与谁合作,我们自己的应用软件研发都不能停。我们宁愿每年少花钱,继续有前途的研发项目,研究线上线下融合的应用软件。要整合万达商管、网络事业部、信息中心的研究业务,成立万达新消费研究院。”

时代周报记者从万达方面了解到,万达强调要保持有线线上线下融合的主导权。

“所谓线上线下融合,无非就是抓着两头,一头是流量,一头是商家,必须双轮驱动,同时满足。”据王冠雄分析,从网宿科技的成长来看,万达一直致力于线上线下的融合。传统零售商要改造现有模式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改变,但万达一直在不断探索,做了很多尝试,可见万达在新消费领域的决心。

他认为,零售链条很长,线下数字化转型要做的事情很多,比如打通进销存、仓储物流、用户管理、流量管理、支付环节、售后服务等。万达在探索期已经做了很多努力。

在此次合作中,万达要告别流量消耗战,深化线下场景数字化转型,进一步连接商家和用户“捕捉”数据,走向数字化、智能化的零售生态圈。只有这样,才能支撑起万达商管的“回归a股梦”。

万达商管在今年年初的融资中向投资人做出了三个承诺:不能改变主业;2019年租金净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90亿元,否则投资方有权要求现金补偿;需要在2023年10月31日前在内地、香港或其他地区上市。

时代周报记者从证监会发行监管部获得的最新消息显示,截至今年5月31日,万达商业在上交所IPO队伍中排名第92位,证监会给出的审核状态为“反馈中”。

万腾牵手当天,标普将万达商业管理层由展望调整为稳定。摩根大通还认为,万达的财务状况将逐渐稳定,其风险将逐渐降低,其信用评级将回到投资级。

本文来自时代周报。

更多精彩资讯请登陆财经网站(www.jrj.com.cn)。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ww.mianfo.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div>